PNG电子
首页 > 茶文赏析

心无邪念,好茶一杯!

滥觞:贵州兰馨茶业  日期:2017年9月25日  浏览次数:896  [双击滚屏]

茶在众生的内心,有差别的味道。那一壶用静水煮沸的新茶,在茶客的唇齿间缭绕,品后有人似觉苦若生命,也有人淡如清风。

 


茶有浓淡,有冷暖,亦有悲欢。用一颗俗世的心品茶,不免固执于色、香、味,则少了一份油腻与朴实。茶有了万千滋味,以至融入了世事与感情。用一颗出离的心品茶,便能够沉着地享用飞云过天、绿水无波的静美。

 

茶,源于天然,汲日月精髓,沐年龄浸礼,从而有了云云山魂水魄的灵性。茶能够洗去浮尘,过滤表情,广结善缘。以是明白品茶的人,也是一个情愿让本人活得简约的人。始终信赖,禅是一种意境,有些人用平生都不能放下执念,悟出菩提。而有些人只用了一盏茶的光阴,就从万象纷纭中走出,绽放如莲。

 

人生有七苦,众生漂泊在人世,是为了将诸苦尝尽,换来一味甜美。富贵三千,但最初终归尘埃落定,好像夜幕卸下了白天的粉黛粉饰,沉静而安定。工夫弹指而过,昔时在乎的得失、计算的成败,都成了云烟过眼。任何时分,此岸都只要一步之遥,悬崖勒马,六合皆宽。

 

 

《心经》云:“无挂碍故,无有恐惧,阔别倒置胡想。统统随缘,平生随缘,方得自由。”一个过于固执于今生的人,不适合修行。一个痴迷于因果的人,亦不适合修行。茶有佛性,尤如碧云清水,几盏下腹,心头便了无闲事。以是修行之人总喜好将日子浸泡在茶中,丢弃邪念,证悟菩提心。


六合沙鸥,我们微如芥子。不让本人惊扰世界,也不让世界惊扰本人。人诞生的时分,本来没有行囊,走得路多了,便多了一个负担。而我们如何让世俗的负担,转变成禅的行囊。只有效一颗清净依止的心,看世态万千,方能消弭成见,在安然平静中得到欢愉。


茶有四德,慈善喜舍。所谓云水禅心,就是在一盏清茶中,品诞生者必死,聚者必散,荣者必枯的真意。须知任何悲戚都是高兴,任何落空都是获得。一个人对本人慈善,才是对万物慈善。

 

光阴若水,无言即大美。日子如莲,伟大即至雅。品茶亦是修禅,不管在恬静尘凡,仍是处沉寂山林,都能够成为修行道场。抑制愿望,摒除骚动,不是灰心,不是躲避,只为了一种简朴的活法。安住当下,哪怕是一颗狭窄的心,亦能够承载万物起灭。


人间统统情缘,皆有定命。有情者一定有缘,有缘者一定有情。随缘即安,方可悟道。茶水洗心,心如明镜,一个人只要看分明本人,便可分辨无常世界。意乱情迷时,大可不必慌张。埋头坐禅,来日诰日会践约而至。春花照旧那样美,秋月仍是那么圆。


《金刚经》云:“已往心不成得,如今心不成得,将来心不成得。”我们不必为了必定的悲剧,挑选感慨。但也不能为了未来的美满,截至修行。品茶,是为了修心,在无尘的清水中彻悟禅意。让我们不为表象利诱,免除那些无谓的流落,赶早到达喧嚣的此岸。

 

 

品茶能够让人饶恕不对,从而在杯盏中获得安然平静。真正完善的人生当留白,留白,即是佛家所说的空明。人世是最能表示自我的剧院,假如有一天故事剧终,挑选出离,一定要真的放下,而不是穷途末路的流放。要信赖,别无选择的时分,会有最好的挑选。


万法无常,缘起性空。万物既是人缘和合而生,亦会人缘而灭。晚云收,即是倦鸟归巢时。佛说喜出望外,悬崖勒马,每一次归返都是转头,每一次渡河都有舟楫。不管火线的路有多远,消弭我执,尔后风餐露饮,海天云阔,都是归属。

 

静水深流,简朴的人其心里清和,越简单参透禅理。修佛亦如品茶,将一杯苦茶喝到有趣,这就是禅的地步。人生该当删繁留简,任世事摇摆,心始终如莲,平静绽放。就好像万千溪涧,毕竟要汇入一条河道,潺潺腐败,简静安宁。


品茗,要一颗油腻的心、悲悯的心。哪怕处门庭若市的闹市,都能够感触感染东风过耳、秋水布掸子的清雅。云在窗外踱步,鸟在檐下穿飞。袅袅的香雾,似有若无地解释真假相生的人生。桌台上有一方闲置的木鱼、几卷经籍,还有散落的菩提,在浅淡的月光下,疏淡清绝。

 

 

人间风云,变化多端。佛家讲求因果循环,不管物转星移、飞沙走石,有一天城市云消雾散、俱静归尘。如茶,融汇了万物的精魂,倒入杯盏中,钟情一色,澄澈醒透。

 

出离需求的不是勇气和决计,而是好心和苏醒。我们逐日所看到川流熙攘,凡尘荣辱,实在都只是一场戏。一个修行者要有充足的禅定,才能够走出人生逼仄的途径,看云林绿野,落雁平沙。

 

佛说,割舍就是获得,残破就是美满。我们已经用无数光阴都无法记着的经文,待了悟之时,却能够过目成诵。许多人以为博识广博的禅,其其实一念之间,在每个路过的日子里,在一滴水中,在一朵花间,在婆娑的世界里。


品茶,能够用陶具、瓷杯、玉盏,亦能够用竹盅、木碗。众生品茶,多是为了打发闲寂的工夫。茶的味道,凉暖,仿佛不那么主要。而僧者饮的禅茶,亦无需礼仪,只是随性而饮,品出的只要一种般若味。

 

光阴流转,云水千年。茶成了糊口中的风俗,成了修行者不成短少的知音。只是多少人,能够将澎湃不安的光阴,喝到水静无波。多少人能够将混浊纷纭的世象,喝到纯洁明朗。或许我们能够挑选一个偶然的日子,不管晴雨,不管年龄,饮下一壶人生的禅茶,回归本真,找到最后的本人。

 

或许有那么一天,我会饮尽尘凡最初一盏茶汤,出离三千世界,换一世平宁。是悬崖勒马,是禅定了悟,已不重要。尔后寒山石径,乘白驹而行,饮下千江之水,将禅茶品到云淡风轻。

威尼斯平台